----1----

    【永和七年·二月十三】

    今日,我遇见了一个人。

    他救了我的命。

    他提着带血的剑向我走过来,身上残留着杀戮之后的煞气,唇角紧绷微垂,看起来异常冷酷。他生得极好极好,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好。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话本子里面为什么都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

    这样的男人太有攻击性,轻易便能击破心防,令人着迷。

    我不敢多看他,怕自己忍不住伸手去触碰他那线条结实流畅的胸膛,怕自己忍不住踮脚去轻吻他冷酷的薄唇。

    我竟从来不知,自己竟是个孟浪登徒子?

    幸好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做一个让人挑不出错的大家闺秀,我装得比平日还要更加沉静稳重,简单地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告诉他自己的身份,顺便谢过他的救命之恩。

    他话极少,声音十分低沉,带着些沙哑,声声撩人心弦。他的身上有股幽淡的男子冷香,藏在血腥味道里面,时不时被夜风带到我面前,令我心尖微悸。

    女子都是敏锐的,凭他身上的气息,我便知他的身边没有人。

    他正经极了,并不多看我一眼,丝毫也没有挟恩图报的意思,把我送到家门口之后,他头也不回便走了。

    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我才惊醒过来,发现指甲嵌入掌心,掐破了皮。

    我居然……忘了问他的名字。

    我觉得我今日可能受了太大刺激,人有点神智不清。

    明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可是,脑子里却只有他那张惑人的脸,以及他大开杀戮之时利落冷酷的身影。

    不能再想。

    我必须去睡了,好好冷静冷静,理一理今日种种。

    我知道,今日害我之事,必定与孙姨娘和梅乔乔有关。

    我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2----

    【永和七年·二月十四】

    今日与父亲谈过之后,我对这位血脉至亲彻底失望。

    他不信是孙姨娘与梅乔乔害我,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没想到的是,他竟连着我去世的母亲一起骂,指责我们母女故意扬出美名,才会引人觊觎,这是不守妇德。他让我将被劫之事烂在心里,老老实实在家待嫁。

    更可笑的是,我刚与他谈完不久,哭哭啼啼的孙姨娘和梅乔乔就闹到了我的院子里大喊冤枉,明里暗里指我欺压体弱的姨娘和庶妹,与我母亲一样容不得人。

    真是恶心透顶!

    如今我仿佛只剩下一条路,与沈修竹成亲,离开这一团糟污的梅府。

    可是我不愿。我早已决定要退婚。

    更何况,那对母女做这么多事,不就是想要沈修竹吗,她们怎么可能收手。

    果然,傍晚时分就有流言传遍京都,说我已被贼人污了清白。

    梅乔乔母女真是算透了沈修竹这个君子。她们知道,沈修竹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毁亲,我坏了名声,梅府就可以把梅乔乔也送进国公府,做平妻或者贵妾以作‘补偿’。

    沈修竹如果拒绝,梅乔乔便会捧着心在他面前哭,说她不怪长姐,长姐坏了名声累她嫁不出去没有关系,反正她身体不行,也活不了多久,孤独一生就是了。

    这样一来,沈君子再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同意将她纳入府中。

    从此,我与梅乔乔共侍一夫,因我坏了名声,从此在沈府中只能低头做人,梅乔乔便成了真正的女主人。

    这样的下半生,我想一想便窒息欲呕。

    沈修竹是好人,是君子,但他绝不是我想要的夫君,这一点,早在梅乔乔第一次扯他袖子他却没有直接翻脸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而我……

    我真不是因为见色起意,才决定要与沈修竹退婚的!

    若不是她们买通金陵人来对付我,昨日我便已经和沈修竹说清楚了。其实他早已有所感觉,近两个月来,但凡我想要开口谈这件事,他总是突然想起紧急公务,匆匆离去。昨日东郊游祭,他找不到理由躲我,我连信物都带上了,预备说清之后便还给他。

    谁知,那对母女还是等不及了。

    发生了那样的事,让我遇上了那个人。

    我要退婚。此生若是要嫁,便要嫁给那样的人。

    可是,我是不是自作多情了。他,昨日根本就不曾多看过我一眼啊。

    ----3----

    【永和七年·二月廿三】

    我报了官,闹得京都沸腾。

    我怎么可能让那对母女如愿?

    我也不知道自己私心里是不是怀着几分期待,希望那个人听闻此事,想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