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关下, 卫国将士护送着百姓前往山林避难。

    “哥,我一见你就觉着面善,那个什么……上辈子咱俩说不准就是亲兄弟!”慕龙龙稍有一点迟疑地偏头看了看坐在大马车上的慕游和妖龙, 压低了声音,“说不定还真是呢?哥,你确定你是你爹娘亲生的吗?”

    也不怪慕龙龙多心, 出门历练一趟,左一个右一个遇上的人都是他的血脉至亲, 如今又看到个一见如故的俊俏男子,叫他怎么不多想?

    沈修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快回车中照顾你爹娘去罢!”

    他忙得要死,实在没空照顾这个半道上捡来的、脑子不太正常、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

    慕龙龙偏就缠着他:“哥你看看我这张脸啊,你不觉得我面熟吗?我一见着你,就觉着咱俩好像在一块待过千八百年的样子!这种事应该是相互的才对呀——你再多看我一眼试试?”

    沈修竹:“……”他确定了, 自己遇到了一个死缠烂打的断袖纨绔。

    “请离我远些。”

    凤目中不加掩饰的嫌弃大大伤害了慕龙龙的自尊心。

    慕龙龙气咻咻地挺起自己的胸膛:“你知道我是谁?别人想攀我都攀不上……”

    忍无可忍的姜心宜飞掠起来,堵住了他的嘴。

    沈修竹抽搐着嘴角, 把马一夹, 留下两溜腾起的黄尘。

    “唔唔!”慕龙龙恼怒地把姜心宜从嘴上扯下来, 委屈得不得了,“我真的看他眼熟嘛!”

    “我看你也很眼熟。”一道阴恻恻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这不是我的好外孙么。”

    慕龙龙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在马车上调息疗伤的慕游已掠了下来,挡在慕龙龙身前。

    “慕苍白。你怎会在此?”慕游眸光冰冷,唇色发白。

    此刻的慕苍白十分狼狈,本命仙剑被毁,左臂被幽火烧成了灰,往日的谪仙已跌落凡尘, 猩红的双目中杀意凛然。逃出逆阵范围之后,他狠心自断一臂,摆脱了幽火纠缠,正是郁火攻心之时,恰好便撞上了慕游一行。

    慕苍白抬眸看了看左右,唇角勾起了冷笑:“我怎会在此,怎会变成这番模样,那还不是拜你那邪魔所赐!既然天意要我除魔卫道,那我便先送你们下去,回头再送那邪魔与你们团聚!”

    慕游强行运功,暗暗在掌中擎起一枚八卦:“慕苍白,你就不念半分旧情?”

    在慕苍白眼中,这几个已是死人,他冷冷一笑:“旧情?你不过是贱-人生出的野种罢了,也配与我谈旧情。罢了,看在你将死的份上,好心告诉你一件事情,当初你娘与一个野男人苟且,怀上了你。秦双秀本要让你胎死腹中,是我阻止了。”

    慕游咬牙盯着他。

    慕苍白挑起眉:“那种脏女人我怎么会屈尊去碰?既然怀了种,那就再好不过,打散了神智收入我宫中,留个几年毒杀便是了。”

    “我娘根本不愿嫁你,你们为何不肯放过她!”慕游咬碎了一颗牙。

    “笑话!两宫联姻,岂由得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说毁就毁?”说到此事,慕苍白眸光瞬间冰冷,“说起来,你倒是很有本事,自毁名声,让应漠崖弃了你。”

    慕游微微一怔。原来是应漠崖放弃了自己,所以慕苍白才没有继续逼迫?

    慕苍白不欲再多言,右手一晃,凝出一柄灵剑:“到地下去和你那个野爹团聚吧,他叫宣玉。”

    白光一晃,直袭慕游额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合道大能即便重伤,倾力一击亦是势不可挡。

    “娘——”

    “阿游——”

    “嘻!!!”

    眼见慕游便要在这一剑之下神魂俱灭。

    “叮。”细不可闻的撞击声紧贴着慕游的脸庞响起。

    只见慕游额心处,缓缓绽开了一朵灰色的小花。

    它非金非玉,不像是世间任何一种力量。

    虚空之中探出一只手,拈花的同时,两根枯瘦的手指夹住了慕苍白的灵剑。

    一蓬乱发缓缓浮出来,没有五官的白脸差一点儿又吓晕了慕龙龙。

    “除了小润儿,谁也不知道本尊的小字……”白衣守界人抬起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没有五官的脸,“呜呼,如此说来,我的小润儿真被害死了!”

    慕苍白大骇。

    他如何看不出来,眼前这鬼物修为远超自己,而且听这话中之意,它正是那个……野男人?!

    阴息顺着灵剑渡向慕苍白,他全无半分反抗之力,只眨了下眼,身体便被冻成了灰色的坚冰。

    白衣守界人倾身用手指一戳,慕苍白应声碎成了满地冰渣。

    它转过身,努力向着自己的后代扬起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只见那光溜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