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悠悠很难不惊讶,因为自从除夕那夜,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风华了,若是稍微具体的计算,至少已经有两个月。

    而就算是除夕那次,也是风华悄悄的来然后悄悄的走,如果不是枕下的那张符咒,也许根本无人知道他来过的痕迹。

    那时秦悠悠其实是有些意想不到的,毕竟那可是风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目的且永远不知道何为低调的风华,居然也会在家人团圆的夜晚出现,只为了看她一眼。

    在秦悠悠的记忆中,风华从来没有这样过,这几乎不是他认识的风华。

    那他那晚上为什么来了呢。

    他变了?

    秦悠悠不知道。

    后来秦悠悠想,也许是风华终于决定要离开了,所以在离开前特意来看她一眼。

    因为这些解释不通的行为真的太不适合风华了,风华是个任何行为都格外高调的人,又怎么会做出这种默不声张的事情。

    所以再之后将近两月风华不曾出现,秦悠悠真的以为他走了,心里石头落地的同时夹杂着一丝丝自己都未曾发现的失落,对自己说了一句好聚好散,结果风华居然又出现了。

    如今再次猝不及防的见到风华,秦悠悠也是掩不住的怔愣,待看清他如今的模样,更是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人曾经便顶着这张惊世艳绝的脸晃了她的眼,如今换了打扮,依旧毫不留情的又在秦悠悠的眼睛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当着这么多目瞪口呆的人的面,温柔却不失强势的拉着秦悠悠的手将她挡在身后,那双像是沁了雪的眸子淡淡的落在之前还想和秦悠悠搭讪的柯佳慕身上,柯佳慕一瞬间就像是被下了定身咒一样,半步也不敢动了。

    因为和其他人一样被眼前这张脸所震撼,但更是因为这双眼睛,柯佳慕本觉得自己已经见过许多厉害人物,可却从来没见过这样只是一个眼神便让人胆寒畏惧的人。

    这个男人仿佛生来便和旁人不同,高高在上的距离感与压迫感,只消一个眼神就让人喘不上气。

    但就是这样可怕的人,低头看向秦悠悠时,那双眸子顿时又化成了消融的春雪,肉眼可见的柔和了起来。

    一片寂静中只能听见风霄惊恐的声音,一声“老东西”终于将其他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虽然完全搞不懂这个拉着秦悠悠手腕的华美男人和风霄的这句“老东西”有什么关系,但是从风霄的语气上来看,风霄和这个男人应该很熟,再大着胆子看看,有人惊讶的发现风霄和这个男人的眉眼简直一模一样。

    有人捂着嘴巴小声的和旁边的人八卦一声,“卧槽,这不会是风霄亲爸吧……”

    旁边的人也小声嘀咕,“应该不是吧……这也太年轻了哪里像个当爹的……”

    “看着年轻但是这气场太tm吓人了,而且说实话”,声音更小了,“好像真的有点像哈……”

    负责来接秦悠悠的小助理看看风华,再看看风霄,最后求助的眼神落在秦悠悠脸上,秦悠悠下意识皱着眉头看了风华一眼。

    风华这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只有别人听他的道理万万不可能听别人的安排,秦悠悠本以为风华会和往日一样说自己有事所以要带她走,亦或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非要理论些什么,却不想风华对着她笑了笑温声道,

    “不是要去看池羽么,我陪你。”

    秦悠悠略有些怔愣的看了风华一眼,半晌后“哦”了一声,风霄一张小脸满是复杂的看了风华一眼,又看了眼不知在想什么的秦悠悠,终是把满腔的怒火给憋了回去。

    剧组里池羽还在拍戏,整个剧组都忙得不可开交,风霄被小助理抗在肩膀上看池羽拍戏,没一会儿就被吸引了注意力。秦悠悠站在台阶上,远远可以看见池羽穿着一身锦服,但看的不太清楚。

    来来往往的剧组人员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她和风华,风华手指头轻轻一点,秦悠悠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本来看不清楚的拍摄现场立刻清晰了,她甚至还能听见一众演员拍戏的声音,秦悠悠转头看了风华一眼,道,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风华转头看她,笑着道,“妻儿皆在这里我又怎会走,我说了,我陪你。”

    秦悠悠嗓子一涩,心口微微有些难受。

    风华对她生气对她发怒,秦悠悠完全可以毫不留情的反驳回来,可当风华变了态度变成现在这样体贴温柔的模样,秦悠悠这才发现,原来她还是很难对着风华恶语相向。

    她顿了顿才继续开口,“你原来也说过这样的话。”

    在刚刚成亲后,风华也说过他会陪着她,那时他亦是有妻有儿。

    “你原来也说过的”,秦悠悠说,“可你还是走……”

    “是我错了。”

    秦悠悠豁然转头,眼中的不可置信显然易见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