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 夏志民整五十九岁,农村有做九不做十的传统,姐妹几个商量着要给父亲做寿。

    夏志民起初不同意, 夏清她们好说歹说才让他松了口,但他有一个条件,“热闹可以,但我不去酒店, 咱在家摆就行了。”

    尽管几个女儿的日子都过的很好,女婿们也都是有能耐的,但夏志民骨子里就是个不爱张扬的人, 一如以往的朴实、善良。

    夏清她们都同意了,“那就在家摆吧,反正家里也摆的下。”

    夏家的屋子几年前就翻修过, 三层楼的乡村小洋楼, 顶层还安了阳光房,冬天能日光浴,夏天能晒粮食晒被子等, 可谓一举多得。

    夏志民生日前两天,女儿女婿们纷纷带着孩子们回老家,如今计划生育,一家只有一个,只有夏清生了一对龙凤胎,最小的妹妹夏雯也已经结婚生子了。

    一辆知名品牌加长商务车上,大人们坐在一边说话,孩子们也在另一边叽叽喳喳,顾修然和顾乐微是双胞胎,也是这四个孩子里最大的, 其次是比他们小三岁的程俊麒,最小的是四岁的戚星蕊。

    作为哥哥姐姐,顾修然和顾乐微的责任就是带好弟弟妹妹。

    “哥哥你看那棵树好高。”

    “哇,池塘里还有小鸭子,毛茸茸的好可爱。”

    “你们看,这些树上长了好多果子啊,是可以吃的吗?”

    对窗外的一切都感到好奇的俊麒和星蕊,不断的提出类似于“十万个为什么”一样的问题,对弟弟妹妹们的童言童语,修然和乐微能回答的回答,不能回答的就说不知道。

    夏雯不放心女儿,时不时要往那边看一眼,夏琳嫌她太操心了,安慰说,“他们玩的挺好的,你得学着放手,你不放手孩子怎么成长啊。”

    夏雯不大赞同的说,“姐,俊麒是男孩你才这么说,让你生个女儿你就知道了,真是看不完的心。”

    夏琳指着夏清笑了,“你问你三姐,她儿女双全,比你有经验。”

    夏清瞬间就被拉进了她们的战局里。

    “区别肯定有,我跟顾巍还是对微微更关注一些,然然太懂事了,不管做什么都有条有理的。”

    当然,他们对微微的关心只是学业、健康和安全上的,并不是事无巨细的关注,在教育这一块,他们尽量做到尊重孩子的天性,而不是死板的束缚。

    “这次回来多住几天,小时候特别想去城里生活,但在城里待久了发现还是挺怀念乡村生活的。”

    “这就是人矛盾的地方,怎么样也不会满足。”

    “大姐说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回去什么都不用忙。”

    “还是大姐好,有她在我们可安心了。”

    她们三姐妹在首都,只有大姐一人留在省城,这些年大姐夫的职位一升再升,已经升上副社长了,大姐也是省高级教师,夫妻两事业得意,另外还有金融方面的投资,收入很是可观,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幸福感很强。

    到家后,老两口可高兴了,脸上乐开花,把准备的各种吃的拿出来给外孙外孙女吃。

    “哎呦,上次看到他们还是过年的时候,半年不见是不是都长高了?”

    “小孩子嘛,一天一个样,长的快着呢。”

    李秀琴摇着头说,“也不是,还是营养好,我们小时候没饭吃,各个都瘦成猴,也长不高,你看然然跟微微,才十岁呢,都快有我个头高了。”

    然然跟微微确实挺高的,然然已经一米五了,微微也有一米四六,都属于高于同龄人平均身高的行列,除了营养充足、爱运动外,或许还有遗传因素,毕竟顾巍个子挺高的。

    夏禾一家也在,外甥刘皓轩已经是个上初中的帅气少年了,长相结合了父母的优点,成绩也很不错。

    “皓轩,你在学校是校草吗?”

    这个年龄的孩子有着少年人独有的青涩,被大人调侃了难免会感到不好意思,他红着脸否认,“没有,我们学校不评这些。”

    几个姨妈再次调侃道,“那学校是不是有很多女生喜欢你?”

    皓轩再次摇头,“也没有。”

    二姨再次化身“狼外婆”诱供,“那你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啊?”

    皓轩有些无奈的说,“二姨,真的没有,我每天学习的时间都不够,哪有时间关心那些啊。”

    夏禾出言解救儿子,“行了,别问了,他学习确实挺忙的,比我们那时候苦多了。”

    除了学校的课业,还有兴趣班、校外活动、各类竞赛等,皓轩自己做了个学习时间表,早晨六点起床,到晚上十一点半睡觉,安排的满满当当,而且这些都是他自己主观意志安排的,没有任何人强迫他学习。

    夏清赞同道,“确实,别说皓轩,就然然跟微微还在读小学就挺忙的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