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之后, 有几天没见到戚凌云,听说他去国外出差了,夏雯一直想找机会把伞还给他。

    一周后, 他们终于在一个接待外宾的场合相遇,那天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藏青色的领带, 领带上有菱形花纹, 白衬衫,黑皮鞋,人群中身姿挺拔, 面若冠玉。

    他们没有工作上的对接, 只在会场两端遥遥一望,他对她颔首致意, 夏雯也回了一个微笑。

    会议结束,夏雯跟领导们回程时, 在会场门口又碰上他了。

    夏雯的领导也是认识戚凌云的,笑着说, “小戚,还没走,是不是有后续工作要你们完成啊。”

    戚凌云点头, “是, 秦主任,你们这是要回单位了?”

    不知道是不是夏雯自己的错觉, 她总觉得戚凌云说话的时候往她的方向看了两眼,领导们说话她这样的小人物是不能随意插嘴的,等他们说完,夏雯就跟在秦主任身后离开了。

    回到单位没多久就到了下班时间, 夏雯在站台等车的时候,那辆黑色的轿车再次出现了,戚凌云坐在驾驶室里对她说,“上车,我送你回去。”

    虽然有些意外,但夏雯还是上车了。

    “戚主任,我还以为您不会这么快从会场回来呢。”

    “最后的扫尾工作不需要我盯着。”

    谁见过领导留到最后的,他把外宾送上去酒店的车后就回来了,晚餐由另一位主任负责陪同。

    “戚主任,您的伞还在我这呢,不过我没带在身边,放在单位里了。”

    “不着急。”

    一把伞并不是多重要的物件,可还可不还,但却能够作为一个相互接触的传媒,对戚凌云正是如此。

    “你直接叫我名字吧,现在是下班时间,不用那么正式。”

    夏雯抿了抿唇,不自在的低头挽了下耳边的发丝,抬头时眼里星光熠熠,唇角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微笑,车窗上飘洒着水珠,让她无法看清路面上的风景,但在那水光中呈现出的斑斓色彩中,她看到了一朵象征着爱情的花在心中绽放。

    从那天起,戚凌云成了夏雯的专属司机,只要没有出差任务,上班下班由他接送,而那把伞呢,还给戚凌云后又在一个雨天辗转到了夏雯手中。

    “我一直没注意,下班的时候他们才说今天是七夕。”

    戚凌云边开车边说,说的很是自然随意,就像一个平平无奇的谈话。

    “嗯,好像是。”

    戚凌云看了她一眼,笑着问,“我在**餐厅订了位置,你愿意以女朋友的身份陪我共进晚餐吗?”

    夏雯抬眼,对上了他盛满期待的眼神,就什么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她红着脸说,“好啊,刚好我也没有男朋友。”

    盛凌云扬起嘴角,如果不是正在高架上,他一定不会让这一刻如此平淡的过去。

    他说,“那就让我做你一辈子的爱人吧。”

    等到两人结婚后,夏雯发现,戚凌云其实是个不大喜欢甜言蜜语的人,可能所有的情话都在追求她的时候说尽了,但她偏偏喜欢他不说却每一件事都做到极致的样子。

    比如他会在夏雯深夜出差归来时等在机场,送她一束火红的玫瑰,给她一个温暖拥抱和深切的吻。

    他也会在寒冷的冬夜横跨半个首都带回她最爱吃的小点心,自己不吃只在一旁看着她吃。

    他还会在她生病发烧时彻夜不睡照顾她,摸着她的额头,喂她吃药喝水。

    夏雯觉得,自从跟他在一起后,她的行为能力开始退化成小朋友,他既像爱人,又像兄长,让她每天都像被泡在蜜罐里一样。

    夏雯跟公公婆婆的见面也充满了戏剧性。

    跟戚凌云恋爱后近一年时间里,夏雯带着戚凌云见过家人,不管是父母还是姐姐们都对戚凌云各方面很满意,由于戚凌云的父亲在*国担任驻外大使,母亲也随任,因此她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戚凌云的父母。

    2004年雅典奥运会,夏雯跟随领导到雅典参加奥运会开幕式,驻外大使戚昶海先生也在现场,但起初夏清一心在翻译工作上,并没有想到现场的大使先生就是戚凌云的父亲,还是秦主任提醒了她。

    “小雯,这位你认识吗,他是戚主任的父亲。”

    夏雯微微瞪大眼睛,诧异的看过去,只见那位儒雅的男士正含笑看着她,仔细看,跟戚凌云长的还真的挺相似的。

    “啊,对不起,戚叔叔,我真的没注意。”

    戚昶海笑着摆手,“没关系,这是咱们第一次见面,我看你在忙,就没过去找你说话,今天晚了,明天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夏雯红着脸答应了。

    晚上回到酒店就给戚凌云打电话,跟他说了今天的糗事。

    “我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