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无情是真的穷途末路了,零号与我相互妥协,绝无情的计划完全失败,回去之后,必定要受零号的惩戒,不要说五大队总首领之位保不住,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两说,所以他这番举动,就是要拼个同归于尽!

    与零号、与我陈家拼个同归于尽!

    大老板是坚定不移的倒陈派,绝无情杀了零号,零号死在了陈家的地盘上,大老板上位之后,要是将零号之死,强行嫁祸祸给陈家,那陈家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如此,绝无情自己虽死,却也拉了零号和陈家做垫背,解了心头之恨!

    此人,好生恶毒!

    真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

    再看浑天成,他已经默然无语,只是他的目光闪烁不已,显然也是动心了。

    绝无情的手,越捏越紧,零号开始两眼翻白,满脸涨红。

    我盯着绝无情,心中已然动了杀机。

    灭了这个狼心狗肺的权力机器,救下零号,零号欠我一条命,我走之后,陈家村的安危,将会更有保障。

    不过,浑天成也是害群之马,留下他,贻害无穷!

    “浑天成!”我冷冷道:“绝无情要以下犯上,你不管吗?”

    浑天成摇摇头道:“我跟他一样的级别,我管不住。”

    “杀!”

    绝无情突然目眦尽裂,大喝一声,就在此时,我将手一招,逍遥游之大周天步!

    过来吧!

    绝无情身子如倒飞般疾驰而来,瞬间已是到了我的跟前,我的手就捏在他的后颈,低声道:“绝无情,陈弘生,从今而后,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再也没有了,我会永远记住伏牛山中的那个陈弘生,与华明、紫冠道人并肩作战的陈弘生,而不是后来的权力机器绝无情。”

    “咔嚓!”

    说完这段话,我手上劲力轻吐,绝无情的颈椎处传来一声脆响,脑袋歪歪扭扭的垂了下去。

    “陈元方……”

    绝无情瞪大了眼睛,喃喃说出这三个字,便再无声息了。

    那鹰一样的眼睛中,紧缩的瞳孔,渐渐变大,终究成为虚无。

    一代枭雄,就此陨落!

    无论是绝无情,还是陈弘生,都去往来世了……

    “啊!”

    老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的心都是一揪!

    这一刻,我突然异常难受!

    想哭,想吐!

    想要歇斯底里嘶吼一声!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此时此刻,我的体会竟然是如此清晰!

    杀人,当真不好受,但我却不得不杀人!

    “陈,陈元方,你,你——”

    浑天成惊恐地叫了起来,我抬起头,环视诸人,就连我们这边的人,也都脸色难看至极。

    零号还在咳嗽,伏着身子咳嗽,旁边有人在给他捶背,他一把推开,咳嗽的肺都像是要爆炸了。

    我嘿然看向浑天成,将手一招,道:“你也过来!”

    浑天成在惨叫声中,不由自主地被我以大周天步拉到了近前,惊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冷冷道:“绝无情已经死了,你还想独活吗?”

    “你,你不——”

    浑天成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手便再次用力!

    “咔!”

    一声脆响,浑天成的脖子,也断了。

    “反了!反了!”

    九大队的人叫了起来。

    刚才绝无情以下犯上,我杀了他,五大队没人吭声,但浑天成不同。

    他的人,全都叫嚷起来。

    “谁敢上前!”

    望月挺身而出,四只眸子睥睨众人,冷冷道:“我师父义不杀人,刚才那两个,是畜生!谁敢为畜生言语,也为畜生,杀无赦!”

    陈汉名、曾子仲、表哥、木仙等众也纷纷准备动手。

    九大队诸人悚然动容。

    “安静!”

    我以森冷的目光望向九大队诸人,道:“浑天成与绝无情密谋以下犯上,被我诛除,你们哪个是他们的同伙?站出来!”

    没有人动。

    场中一片静默。

    “走吧!”

    零号站直了身子,冷漠地看了看地上绝无情和浑天成的尸体,道:“绝无情和浑天成以下犯上,图谋作乱,你们没一人敢上来帮忙,陈元方正当防卫,为民除害,没有罪过。带上他们的尸体,走!”

    “是。”

    众人默默抬起了绝无情和浑天成的尸体,颓然而去。

    零号临走时,又回望我一眼,道:“陈元方,我的要求,你若做不到,可就……”

    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