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临近夜里十点。

    篝火堆依旧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

    慕宝和念念清脆的笑声萦绕在周围,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和谐美好。

    远处的小径旁,砚时柒和秦柏聿手牵手漫步其中。

    朗月星辰之下,她遥望着前方,嘴角露出了恬淡的笑,“时间真快啊,转眼都过了四五年!”

    身边的男人勾着她的指尖,目光落在她白净的脸颊上,“怎么突然这么感慨?”

    砚时柒转首,撞进男人情深似海的眸中,向前一步环住了他的脖颈,“就是看到大家都在,而且都成双成对的,有感而发!”

    “羡慕了?”男人眼里有笑,顺势搂住她的细腰,拉近彼此的距离。

    砚时柒转眸看了看四周,踮起脚尖在男人的鼻尖上啄了一下,“我不羡慕,有你在,我不需要羡慕任何人!”

    闻此,男人看着她带笑的唇瓣,心头一热,便俯首攫住。

    他吻得很深,带着浓烈的爱意,直到砚时柒气喘吁吁才放开她。

    男人抵着她的额头,声音沙哑地出声:“秦太太说的情话,真好听。”

    砚时柒双颊染了醉人的红晕,埋首在他的颈边,双眸璀璨,软软地说:“是秦先生教导的好!”

    话落之际,她便感觉腰肢被男人再次搂紧,彼此贴近的身躯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砚时柒侧首在男人的脸颊上亲了亲,透过朦胧的月色,勾勒着男人立体分明的轮廓。

    不多时,她抬起指尖,轻轻描绘着他的眉眼,“四哥,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想遇见你!”

    男人立在她的面前,望着女人眼里毫不掩饰的浓情,薄唇微扬,摇头道:“下辈子不够,我的秦太太应该每一世都和我在一起。”

    “这么贪心呀!”砚时柒促狭地捧住男人的脸颊,“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没有机会和别人在一起了?”

    心知这是她的调侃,但男人还是勒紧了她的腰肢,咬了下她的鼻尖,“除了我,你还想和谁在一起,嗯?”

    砚时柒眼底掠过狡黠,故作沉思之后,戏谑道:“比如......张柏聿,王柏聿,李柏聿......你总不能每一世都叫秦柏聿吧!”

    说罢,砚时柒笑得前仰后合,又继续说道:“算了算了,你还是叫秦柏聿吧,因为这个名字最好听!”

    男人眸光宠溺地看着她眉眼弯弯的模样,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不管我叫什么,永远都是你的四哥!”

    话音落定,砚时柒的笑意渐渐敛去。

    她和男人四目相对,瞳中清晰地倒映着彼此的身影。

    这辈子,她的爱人叫秦柏聿,给了她最完美的爱情,是她专属的四哥。

    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她的四哥!

    砚时柒眼睑低垂,轻轻靠近了男人的怀里,“四哥,说定了,未来,以后,生生世世,你永远都是我的四哥。”

    男人拥着她,在她耳畔轻声呢喃:“好,生生世世!”

    这一生,遇见相知相惜相爱的人,何其不易。

    他用前半生的颠沛流离,换来了砚时柒的情深不悔。

    任凭时光往复,我依爱你如初!

    这场暖婚,甜入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