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橙目光闪了闪,低头笑了。

    是啊!

    他们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也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在那个绚丽多彩的酒吧里,她初见雷睿修,就注定沦陷。

    人心啊,太小了,小到只能装下一个人,其他的......注定要辜负。

    ......

    转眼,月上当空。

    在篝火堆旁的长廊下,商陆和陆希恒以及霍茗斜倚在栏杆旁抽烟闲聊。

    陆希恒束起的长发被夜风吹拂,几缕发丝掠过商陆的眉眼,他嫌弃地甩了甩,哼唧到:“你这头发能不能趁早剪了?一个大老爷们,头发比女人都长,你好意思?”

    闻声,陆希恒淡漠地瞥他,捋顺发丝后,凉凉地说:“嫌我头发长,你可以离我远一点!”

    商陆被噎住,忍不住狠狠白了他一眼。

    这时,霍茗低头弹了弹烟灰,朝着陆希恒的长发打量一瞬,“你要找的女人,还没找到?”

    女人?

    商陆顿时来了兴致,“什么女人?”

    陆希恒没理会商陆,咬着烟卷嘬了一口,展眉叹息,“还没有。”

    霍茗了然地拍了拍他的肩,“来日方长,别急!”

    这下,商陆不乐意了!

    “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希恒有女人了?”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从来没听说陆希恒有过女人?!

    见状,霍茗似笑非笑地摇头,“亏你整天和希恒在一起,都不知道他这头长发是为了一个女人而留的?”

    商陆懵了,“卧槽,我不知道啊,什么时候的事!”

    陆希恒看了眼商陆,抿了下唇角,目光迷离地看向夜空,“很久以前了!”

    话落,陆希恒不想再探讨这个话题,毕竟是隐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他还没有做好准备要和兄弟们分享。

    于是他话锋一转,看着霍茗反问:“你呢?前段时间在南洋把你撞了的女人,找到了吗?”

    此言一出,霍茗淡然的脸色瞬间一变,眸光凌厉地眯起,“还没有!她不止撞了我,还偷了我的东西!”

    该死的女人,别被他找到!

    “偷你什么了?”陆希恒不解地问道。

    霍茗轻咳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腹,沉默着没有说话!

    偷了他的种子!

    胆大包天的女人!

    这时,商陆顺着霍茗的视线扫了两眼,没心没肺地来了一句:“偷你内裤了?”

    陆希恒:“......”

    霍茗:“......”

    说完这话,商陆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懒散地倚在栏杆旁搔了搔头,“你们看我干什么,茗子那眼神不就是看着自己裤裆呢吗?!”

    霍茗烦躁地捏了捏眉心,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至于陆希恒则煞有介事地拍了拍商陆的肩膀,感慨道:“你应该庆幸你这辈子不能碰女人!就你这个情商,活该一辈子打光棍!”

    商陆耸了下肩膀,绷着脸拍开了陆希恒的手,“你还有脸说我?你碰过女人?”

    眼看着两人又要斗嘴,霍茗连忙出声:“你们别吵了,我......”

    “谁吵了!”商陆和陆希恒异口同声地反驳。

    霍茗:“......”

    罢了罢了,都是兄弟,总不能动手打死,忍一时风平浪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