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记忆如此清晰,以至于齐道一很快就知道自己将要遭遇什么,他从河边离开,惊慌失措地想要找路逃生,可这个地方本就不是人间,自然也无处可逃。

    很快,就有两个青袍道士出现,看见他后,眼睛一亮:“真是凑巧,这里刚好有一个,周旁又没人,把她抓回去复命,掌门应该会满意的。”

    说着就要上前来抓人。

    齐道一又惊又怒,挥袖想要甩开他们:“混账,睁大你们的的狗眼看看清楚,本尊到底是谁!”

    可惜两个道士听不见他的话,只听见女孩儿惊恐的尖叫,他们起先还安抚,后来发了怒,抬手就将他捉起来。

    这是过去的完全重现,完全不由齐道一控制。

    女孩儿羸弱的身体根本挣不脱两个成年男子,他被轻易捉住,带往曲环山上。

    两个道士头一次干这种事,掩饰性安抚道:“女娃莫怕,找人的是玄光掌门齐道一,玄光名门正派,定然不会伤害你的,你只要好好配合就行了。”

    话虽如此,掌门专门叮嘱过不要被人撞见,还要四十九个之多,明显有用处,这孩子……恐怕性命难保。

    他们后来干脆不闻不说,直接把女孩儿带上山,送进一处暗室,转身离开。

    齐道一疯狂地拍门,叫喊,可于事无补,每当他想要背离轨迹,从窗户翻出去的时候,下一瞬都会恢复在原来的位置,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大手死死掐住他的咽喉。

    他并没有挣扎多久,很快,紧闭的暗室再次被打开,一个高大沉默的身影走进来。

    齐道一看清来人,身形巨震,连挣扎逃跑都忘了。

    这是当时的他。

    那时候他跟怪物融合为一体,将近两个月时间,已经失去了过往所有的悲悯和人性,他毫不犹豫灭绝女孩儿们的生机,无情到像是宰杀牲畜的屠夫。

    可现在,看到当初的自己,齐道一心中却生起了惧意和厌恶——他的脖子被紧紧攥住,无论怎么求饶,露出怎样的示弱表情,对方都没有丝毫动容,似乎根本没把他当人看。

    他很快窒息到不能反抗,紧接着,他又被自己扒了皮,将要同其他的四十八个女孩儿一起丢进池子里,聚成一池腥味儿浓郁的血池。

    皮肤一寸寸被煞气锯开,痛到浑身的青筋都暴出来,又因为失血剧烈地平息下去,无尽的痛苦中,他终于如愿昏死过去。

    昏过去没多久,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又是在暗室,顿时陷入绝望。

    头一个女孩儿已经被扔进了血池里,而接下来,还有四十七个女孩儿在等着他,这绝对是凌迟!

    齐道一从没见过这样的酷刑,可在神明面前,他除了忍受没有任何办法。浑身的元气都消失了,他甚至做不到让自己魂飞魄散。

    他共计被扒了四十九次皮,外面的天黑了又亮,等最后一次结束时,他的目光空洞茫然,又透着无限的畏惧,已经无暇观察自己在哪里了。

    如今这个瑟缩胆小的男人,哪还有玄光师祖的半点威仪?

    这次没再出现道士一样的人物,齐道一缓过神之后,眨了眨眼,终于恢复一些精神。

    这次他是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有个阿婆过来,给了他一串糖葫芦,就把他领走。

    齐道一身体跟着她走,思绪却在不断抗拒——

    阿婆虽然外表慈祥,可作为经年累月跟恶徒打招呼的人,他几乎一眼就看出了这人的古怪,跟她离开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阿婆领他回到破旧的小院子,把他哄进小屋子锁上之后,不知道在外面筹备什么。

    齐道一焦灼地透过窗子往外看。

    阿婆双手合十,捂着一个黑色的玉质神像,面带期待念念有词:“伟大的神灵大人,老婆子半身埋进黄土,术法造诣仍未精进,还望您能保佑,让老婆子成功炼化出圣婴。”

    听见她的祷告,齐道一恍然想起。

    这是兰姑,因为阳寿接近结束,对他的信仰尤其虔诚,为他带来了不少力量,为此,他随手延续了她的生命,并隐晦告诉她炼出厉害鬼婴的方法。

    他心里一寒。

    果然,阿婆抓他回来之后并没有立刻动作,而是又陆续抓来别的孩子,将他们关在一处,几天之后,活生生将他们全部杀死。

    这次死了之后,痛苦并没有立刻结束,他和那些孩子的魂魄被围困起来,只能互相残杀。

    他不知道最后是自己吞了别人,还是别人把自己一口口撕咬掉,总之阿婆很开心,她将他送进一个阵法里,经受煞气的一遍遍摧残。

    等经受无数痛苦成了怪物,他的意识再次消失。

    再睁开眼,他出现在一个女人的身体里。

    跟上次不同,这个女人虽然有怨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