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九云觉着自己从未这么稚嫩过,以往那应付女子的九转玲珑肠子此刻被拧成了一根直的。

    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夜闯皇宫,对她来说是一种不尊重吧?

    斟酌半日,最终只是留给她两幅画并一张字条儿,出来的时候已是一脑门子的汗。她是放在心海底的一只小鱼儿,游来游去,一派自在,用这只饵去诱她,不知能不能上钩?

    傅九云在环带河边等了很久很久,渐渐的便下起雨来。他撑了一把油纸伞,濛濛细雨里撑伞站在河边的年轻男人是很扎眼的,大燕民风又开放,时不时有大胆的女孩子过来询问,被他心不在焉打发了。

    河水潺潺,密密麻麻的小雨点在水面上落下坑坑洼洼的痕迹,像他现在七上八下的心。

    雨就这么一直断断续续下着,晶莹剔透的水珠从柳树的叶子上滚下来,每滚一颗他便在心底数一个数。盼着小鱼儿上钩,不知何时咬住那只饵?又有些怕她来,她年纪还小,一派天真,要怎样说才会懂?

    倘若她来,我会带她走,改了她的命。她要是不愿意……呃,不愿意的话就敲晕了扛走吧?不好不好,这样不好,须得温柔些……

    他在环带河边等了大半个月,帝姬再也没有来过,他便去了一趟朝阳台,见到帝姬和左紫辰相依的身影。

    眉山说:“幸好你今次没有鲁莽。姑娘是有仙缘的,这个左紫辰与她有天定姻缘,两人结为夫妻,日后修行成仙,补她十世受苦受难。你能帮她改个什么更好的命?傅九云,你最好不要执迷不悟,今儿起我绝不会再让小乌鸦帮你看她踪迹,就此放手吧!”

    傅九云只觉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难题。

    她会成仙?

    成仙。

    成仙了会有很长的寿命,身边又有爱人相伴,果然是极好的命,果然是贵不可言。

    那……他呢?他怎么办?

    眉山君叹了一口气:“不就是跳了个舞么?我还真不信天下没女人能跳出来了。回头我给你找个跳得更好的,你也别念着她了。都看了十辈子,还看不够?”

    他是有些看不够。原来左紫辰是她的美满姻缘,他的小帝姬很天真,是个人都能看出她心里装不下的那种一心一意的恋慕。此刻再有人问她公子齐是谁,大约她也是忘了的。

    她现在很幸福,很美好,是他一直期盼的。

    傅九云怆然一笑,摇摇头转身走了。

    没有救,他们有救了,他已经没救。那和谁跳得好是无关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他们的,叫做缘分。他与她,只能叫做孽缘。他也觉得自己很疯狂,莫名其妙窥视一个女人十辈子,莫名其妙又爱上了,最后再莫名其妙离开。

    在他冗长而没有尽头的轮回里,这一切大约只会成为小小的涟漪,再过几千年,可能连她长什么样都记不得。

    只是,真的不甘心。

    他数着水滴,数了几千几万次,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她,再也等不到。

    傅九云回了一趟香取山,他原想过要把魂灯带走,和帝姬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逍遥一世。不过现在他又觉得天下那么大,在哪里过好像也没区别了。

    女弟子青青见他近来郁郁寡欢的模样,忍不住就要打趣:“出去了那么久,竟是转性了?前几日槐珊她们一帮小丫头请你喝酒你都没去,在想什么心事呢?”

    傅九云想了想:“我在想要不要做那只打散鸳鸯的大棒。”

    青青忍俊不禁:“你往那边一站,不用棒打那鸳鸯自己就散了。不过,这种缺德事还是少做罢?世间毕竟难得有情人。”

    傅九云又认真想了想,点头微微一笑:“不错,你说的很好。”

    那女孩子的幸福未必要他来给。倘若她没有爱上别人,他可以给她任何想要的,把她宠到九霄天上去。如今她爱上了别人,那么除左紫辰以外的人,于她都是地狱。留着她,是想见她笑,与其叫自己畅快了,却害她以泪洗面,不如他难受些,看她笑好了。

    他是鬼,他的心比凡人坚固,不惧怕那些难以磨灭的伤痛。

    闲闲在香取山过了一阵子,山主不知听谁说西方琼国皇陵中有宝物,名为同心镜。据说相爱的男女去镜前照上一照,倘若是天定姻缘的,镜中便会映出两人的模样来。若是无缘,镜子便一片空白。

    山主老头素来对这些稀奇古怪的宝贝有浓厚的兴趣,动了想要搜刮的念头。刚巧傅九云近来颓废又无聊,索性自动请命去帮他抢宝贝,权当找个事情来做做散心。

    去皇陵等了一年多,那只战鬼和辛湄却始终未归,傅九云每日看皇陵中的青山绿水,渐渐的也厌了,只留张字条给他们,一路且玩且行,打算从海底一路去到西北天原国玩赏一番。

    岂知海港周边不知何时布下了重重铁骑,镇上的人都给赶跑了,每日光巡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