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很多新读者会说,《深夜书屋》根本就不恐怖,这个作者也不会写恐怖的东西。

    咱也不能去辩驳什么,也不能说人家说得不对,

    毕竟咱名下就剩下一本咸鱼书屋了。

    所以,

    就让我们一起期待新书吧,

    当初熟悉的那个小龙,

    要回来了!

    大家,

    记得等我!

    番外一 百日

    闲适的风,闲适的云,闲适的雨,再加一条闲适的鱼。

    新换的真皮沙发,特意订做的茶几,专门从生产地购买来的猫屎咖啡,再配上一壶雨前龙井。

    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本味吧。

    周老板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外面,小雨淅淅沥沥,老实说,他不是很喜欢下雨天,他更想要的,还是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

    不过,偶尔来一场小雨润如酥,倒是还能接受。

    日子,过得像是每天都在循环播放的视频,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报纸封页上的日期了。

    门口,老道抱着一个大纸箱走了进来。

    箱子里的东西,都是安律师找关系托人弄来的,都是老板平时用得着的奢侈消耗品。

    里头,甚至还有其余的一些阎罗所凑的份子。

    一开始,老道也还感慨过这地狱也是世风日下了,阎王爷都开始送礼行贿。

    但次数多了,老道也麻木了。

    抱着东西进来规整一番后,老道拿起了抹布,开始打扫卫生。

    首先打扫的,是那一幅挂在墙壁上的画。

    画中的人,白衣飘飘,风流倜傥,画中的两只猴子,一个憨厚可爱一个活灵活现。

    老道仔细地给画框位置擦了擦,检查了一下画上是否落了灰尘和污渍。

    “老板,听老张头说,他今晚要带自己大曾曾曾孙子回门。”

    “回门?”

    周泽有些意外地抬起头。

    小峰的孩子前几个月刚出生,他是知道的,估摸着,孩子快百日了。

    说把孩子带回来给大家看看,倒是无所谓,还特意说什么回门,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图个喜庆呗。”

    “哦。”

    周泽应了一声,继续拿起报纸。

    老道擦完了画卷边缘后,又偷偷摸摸地瞅了一眼老板那边,见老板那儿没什么异常,也是心下长舒一口气,偷偷摸摸地拿出手机给老张头发了个微信。

    其实,他是清楚老张头为什么要带孩子百日特地回书店的,这个孩子可是倾注了老张头这一年来的所有心血。

    从孩子他妈怀孕时到孩子生下来后,老张头这无名英雄可没少操心。

    现在孩子百日了,待回店里,要是能让老板认下来当个干儿子,龟龟,那可就真的发了。

    哪怕没能认干爹,就是让小孩子吃点儿那些阎罗们为了讨好老板而刻意搜罗送过来的天材地宝,只要注意个适量,那也是这孩子天大的福报啊!

    只能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尤其是在老张不在了之后。

    唉,有时候老道也觉得老张头挺可怜的,活脱脱的一个失独老人形象。

    放下了抹布,老道去厨房那儿找了许清朗,把事情说了一下。

    老许笑了笑,显然老张头的心思瞒不住他,但也只是点点头,说了声知道了。

    到了傍晚时,

    也不知道老张头到底怎么撺掇的,总之,小峰夫妇带着他们刚百日的孩子来到了书店。

    周老板继续靠在沙发上,来了客人,也懒得起身去招呼。

    书屋的门槛很高的,哪怕是阎罗上门,都带带着丰厚的礼物,否则周老板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

    小峰特意走过来,给周泽递了根烟。

    周泽接了烟,对小峰点点头。

    “来来来,老板,你瞅瞅,你瞅瞅,这娃儿多可爱。”

    也就是小男童体量的老张头赶不及地抱着自己的大孙子主动送到周泽的面前,像是献宝一样。

    周泽看了一眼孩子,

    老实说,

    孩子还是要再大几个月才是真的好玩,眉眼也能长开一些,粉粉嫩嫩的,才有趣味。

    现在,还是太小了一点。

    好在,周老板也没直接评价一下“丑”,只是带着明显地敷衍点了点头。

    莺莺这会儿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拿着俩烤土豆,都是蜡像馆那儿那株拿仙人奴仆当肥料培育出来的那株植物上借地。

    “哇哦,这孩子好可爱啊。”

    “嘿嘿,可爱,是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