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韶光愣了愣,“你们是说……”

    “是啊,是陆总!”

    说话的是她组里的结构师,工作严谨,不苟言笑。

    只是,此话一出季韶光却震撼了。

    其实,对秦航脱口而出辞职的那一刻起,她还是有些后悔的,诚如秦航所说,眼看着PIANO一步步做大,她是有感情的,不只是对PIANO,还对自己身边这些并肩作战的同伴们。

    但她没想到,陆霆琛这一步彻底斩断了她对PIANO的感情。

    一个组里九个人除了其一个叫张小白的女孩没来,其他人全到了,这个本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季韶光也并不勉强。

    她和他们一一拥抱,轮到周安的时候,这家伙又像是大熊猫一样挂在她的身诉苦,“老大,你都不知道,你走了我们差点快被奴役死,天天通宵啊,你看我这黑眼圈,都拳头那么大了!”

    其他人再次大笑,周安像是她组里的活宝,每次疲惫不堪的时候,这家伙总是能给大家调剂一下严谨的氛围。

    “咳咳!”威严的咳声响起,周安如触电一般松开了季韶光,耷拉着脑袋往其他人身后缩了缩。

    季韶光怪的看了他一眼,陆霆琛已经大步走了过来。

    牵着她的手轻轻一捏,低声道:“是不是很惊喜?”

    “是啊,又惊又喜,谢谢你,阿琛。”

    “你我之间,何谈言谢?走,我带你去建筑设计部。”

    “现在?”她知道他效率一向很高,但也没必要这样高吧?

    “难不成你们还要叙旧?”

    不知为何,其他人都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下意识的一致摇头。

    陆霆琛朝季韶光说:“他们说不用。”

    季韶光:“……”

    陆霆琛亲自带着去建筑设计部,许晏陪同,这架势还没有到建筑设计部,建筑设计部门口已经列队欢迎了。

    当然,他们欢迎的是陆霆琛和许晏,至于季韶光和她的团队呵呵了。

    外人面前的陆霆琛也和平时不太一样,不再所有面容温和,不再轻声蜜语,他清冷严谨,不怒而威,只是他握着季韶光的手始终不肯松开。

    “韶光,这是建筑设计部,这位是设计部经理齐修治,35岁,甲级建筑设计资质,高级建筑设计师,修治,这是季韶光,英国伦敦PIANO建筑师事务所高级总监,RIBA认证过的建筑师,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荣誉通讯会员,是国家认可的一级建筑师,以后你们是同事了。”

    季韶光微微一笑,主动朝齐修治伸出手,“齐前辈,你好。”

    “总裁夫人,你好。”

    一句话,季韶光和陆霆琛同时皱起了眉头。

    陆霆琛正要发作,掌心一痒,竟是季韶光在他掌心里轻轻挠了挠,听季韶光淡淡的说:“这里是集团,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工作的,齐经理还是叫我韶光吧,或者,季经理也可以,从今天起,我将是建筑设计一部的经理。”

    季韶光很明白,齐修治称呼她为总裁夫人却不是名字,其实很简单,证件和荣誉可以花钱买到,但是,想要在这里立足,要的从来不是这种表面的功夫。

    她季韶光,也从来不屑做这些表面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