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当旿一听,眉头轻蹙。

    “听到没有,妈妈说了,要见李灿烈的作词人,刀木。”季玲珑冲两个哥哥示意。

    “刀木从来没有出现在大众的眼里。”季瀚文淡淡的说。

    季玲珑给了个嫌弃的眼神,“那又没什么,只要出现在妈妈眼前就行了。”

    “行,我想办法联系她。”季瀚文没办法,只能答应了。

    程初禾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她很意外,田忆莲竟然会喜欢刀木。

    一个见都没有见过的人。

    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要是田忆莲知道刀木就是她,她就是刀木,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现在就想办法,把人找到。然后带到这里来,妈妈的伤就能好一大半了。”季玲珑催促着。

    季瀚文拧眉,“也得查他的联系方式。”

    “打个电话让下面的人去查嘛。”

    季瀚文深呼吸,便拿出手机。

    “不用查了。”季当旿看向季瀚文。

    “为什么?”季玲珑问。

    季瀚文也望着他。

    所有人都看着他。

    程初禾的心跳莫名的快了。

    她能预料到季当旿会说什么。

    “我认识刀木。”季当旿说。

    “你认识?那你赶紧叫他来,妈可是他的超级粉丝,为了看他,都出了车祸了。”季玲珑很兴奋,“二哥,你赶紧的。我也很好奇,妈妈喜欢的偶像,到底长什么样子。”

    季当旿缓缓看向程初禾,程初禾也望着他。

    她知道,季当旿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程初禾微微垂眸,这种时候,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本来田忆莲就不喜欢她,而她突然又成了田忆莲的偶像。

    一个是自己喜欢的偶像,一个是不喜欢的儿媳妇。

    她都想象不出田忆莲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小旿?”田忆莲见他发愣,轻声喊他。

    季当旿深吸一口气,“妈,你喜欢刀木什么?”

    田忆莲笑了笑,“我觉得他写的歌词很有感染力,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也是个会讲故事的人。他的词由李灿烈唱出来,如同在听一个美妙的故事。总之,歌曲的旋律比歌词更让我记忆深刻。我想,能写出深入人心的词的人,一定是个很有才华,很斯文,很儒雅的年轻男子。”

    说到这里,季舟阳的脸色沉了下来。

    季玲珑意味深长的笑了,“我明白了。以前爸说过,妈妈心中的白马王子就要会写动人的诗词句子,也要斯斯文文,有儒雅的气质。妈这是把刀木想象成了心中的白马王子了呀。”

    说完,便看着季舟阳暗暗的笑了。

    季舟阳盯着田忆莲,脸色很沉,一言不发。

    程初禾有些震惊,万万没有想到田忆莲竟然会是这样想她的。

    把她当成了男人……

    看来自己与她心中所勾勒出来的那个人,完全背道而驰了。

    此时,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二哥,你赶紧叫刀木来呀。”季玲珑催促着。

    田忆莲也一脸期盼。

    季当旿看向程初禾,见她脸色有些纠结,便知她在想什么。

    他看着田忆莲,“其实,初禾跟刀木很熟。两人简直是如影随形,关系好得不得了。”

    田忆莲轻蹙起了眉头,不再说话。

    季玲珑惊讶的走到程初禾面前,“你跟刀木真的很好?那你帮忙叫一下他。”

    程初禾看着田忆莲,“我怕刀木出现在伯母面前,会让伯母失望。”

    “怎么会?妈妈那么喜欢刀木,只有欣喜,不会有失望的。”

    田忆莲突然冷哼了一声,“人家不想叫,就算了。”

    季玲珑冲程初禾挤眉弄眼,示意她赶紧的。

    只要搞定了老妈,跟二哥的婚事铁定不成问题。

    “妈,其实她就是刀木。”季当旿握着程初禾的手,“你不喜欢她,喜欢刀木。她不说,就是怕让你失望。毕竟,你心中的刀木应该是另外一个样子。”

    “什么?她是刀木!”季玲珑大惊。

    田忆莲及季舟阳,季瀚文都很惊讶,意外。

    季当旿点头,“对。她就是刀木。当年李薇的那首成名曲,也是她做的词,不过被李薇给剽窃了。后来,她成了李灿烈的作词者,创造出了很多经典歌曲。”

    田忆莲听完后,看程初禾的眼神越来越复杂。

    她哪里知道自己一直喜欢的偶像竟然就是自己看不起的准二儿媳妇。

    其实从被车撞了开始,她对她就有了一种怪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