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 楚惊河做了一个梦,很冗长的梦。

    他梦到小时候,他和楚惊鸿手牵着手, 一起玩耍。

    那时候的楚惊鸿身子弱, 总喜欢哭。母后千里迢迢请了妙缘师父来,让楚惊鸿强身健体, 可是楚惊鸿只学了几天武艺,便哭的不能自已, 硬说不想学, 太累了……

    那个时候, 楚惊河挡在了楚惊鸿的面前,奶声奶气的告诉母后,“以后由我这个哥哥来保护妹妹, 只要有我这个哥哥在,就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妹妹……”

    楚惊河从睡梦中惊醒,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好像听到母后的声声质问,质问他, 为何没有保护好妹妹!

    楚惊河突然痛哭出声,他记得小时候,他跌倒痛哭的时候, 父皇教过他,说他是皇室子孙,自打出生起,便不该哭, 也不能哭。

    自那个时候起,他无论经历了多少磨难,都不敢再哭。

    可是如今,他突然哭了……

    是他,都是他的错。是他让他的妹妹不得安宁,是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十分难得的,楚惊河没有去早朝,而是一大早就亲自去了长公主府。

    而此时此刻的长公主府,已经是人去楼空。

    早就不见了楚惊鸿的身影……

    城郊百里之外,守在那里准备相送的人,是北门一梦。

    此时此刻,她紧紧握住了楚惊鸿的手,眼角泛红道:“姐姐回来这些日子,一直找不到姐姐跟姐姐说些心里话,可如今,那些话还未来得及说,姐姐就要走了……”

    楚惊鸿和她紧紧相拥,在她的耳畔问道:“回到宫里的这些日子,你可曾后悔当日,没有跟本宫一起走?”

    北门一梦闭上了眼睛,语气一如既往的坚定,“既然选择了,就无悔。我还是当日那句话,我是齐国公主,这是我的使命,此生不能变。”

    楚惊鸿眼眶亦是发热,她看着北门一梦身后的绝命握紧了拳头,终究没能出声。

    而北门一梦,在行将离别之际,突然喊了一声,“如果姐姐见到了他,劳烦跟他说一声,让他娶妻生子,过自己的日子,我不值得他守候!”

    楚惊鸿顿住,绝命亦顿住。

    绝命始终没有回头,他怕一回头就会犯了错误。

    然而七尺男儿,这种时候,居然红了眼眶。

    楚惊鸿转过头,微微一笑,继而问道:“好,我带话给他,你可还有什么想说的?”

    北门一梦沉吟许久,这才缓声开口:“谢谢他当日,不顾一切的救我。”

    楚惊鸿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绝命的方向,终究是点了点头。

    那一日黄沙漫天,北门一梦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一行人越走越远,突然就湿了眼眶。

    她想告诉绝命,她知道这些日子在宫里陪伴她的人是绝命,她知道柔贵妃有好几次要下手,都被绝命暗中拦住了。

    可是她没法离开,齐国太子给了她好几封书信报她母亲的平安,且还一再的叮嘱她,她是两国和平的象征,她永远都不可以离开。

    就算是死,她也要死在大楚的皇宫里。

    她不是没有被绝命感动过,可是感动并不是爱。

    北门一梦心里想着,或许这一辈子,她在深宫之中,都不会再遇到比绝命对她更好更怜惜她的男人了……

    可人这一辈子,都是命!

    她北门一梦,更加信命。

    她很羡慕楚惊鸿,起初是羡慕她容色倾城,后来是羡慕她无所顾忌的性情。如今,她更加羡慕的,是她的自由!

    楚惊河赶到的时候,唯有北门一梦一个人在那里,楚惊鸿早就绝尘而去。

    “她可是去了江息谷?她可还说了什么?朕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她?”

    楚惊河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而北门一梦十分淡然的坐在那里,给他倒了一杯清茶,缓缓开口:“她没有去江息谷,她只是叮嘱臣妾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想要再见,还是看缘份吧。不过公主觉得,她不出现,对皇上更好。”

    楚惊河眼眶湿热,坐在那里,始终不发一言。

    而北门一梦看到他这个样子,亦有些不忍,上前抱了抱他,突然哽咽道:“皇上,臣妾以后便唯有皇上了……”

    楚惊河也闭上了眼睛,抱紧了她,哽咽道:“朕以后,也只有你与皇后了……”

    而楚惊鸿与秦天的马车离开都城境地之后,便是一片蓝天。

    楚惊鸿站在马车外,与秦天亲自驾车,而绝命无法无天三个人,就住在马车里面“享福”。

    行到百里外,觉得累了,刚要找一个客栈落脚。

    便从远处看到了一个两鬓已有白发,神情依然威武的男人,一路带着小跑走了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