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决定了?”

    “那好,既然决定了,就好好享受吧。等你回来的时候,和我们说说你的奇遇。”

    清晨,林晓薇打了一通电话,慕战辰从厨房里端出饭菜,问她:“谁的电话?”

    “子越的。”

    “这家伙,干嘛私自给你打电话。”慕战辰吃味的问。

    林晓薇笑笑,道:“他和我说要去环球旅行,今天出发。”

    慕战辰一愣,有些错愕:“怎么忽然要环球旅行?”

    林晓薇挑眉,眼神里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下,意味深长道:“大概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林晓薇这是猜测的,不是顾子越说的。

    但女人的直觉就是准。

    她说的一点也没错,顾子越就是受了刺激了。

    三个月左右,连续参加了两场婚礼,本来跟自己一个阵线联盟的失恋合伙人,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找了女朋友。

    对于叶展颜这种抛弃战友的行为,顾子越也曾提出过异议。而且质疑了他的感情。

    “你撩了晓薇的妹妹,不会是把感情转嫁到人家身上吧,你可别祸害人家好好的姑娘。”

    谁知道那家伙一脸秀恩爱的笑盈盈道:“丝丝有丝丝的好,没什么转嫁,我现在啊,完全被丝丝吸引了。”

    顾子越心里悲伤,到最后就他一个孤家寡人,全世界的人好像都得到幸福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停滞不前。

    这种事情,他自己也有点无法忍受。

    他并不是一个特别能耐得住寂寞的人,尤其是当喜欢过一个人之后,寂寞这种事情,就不能当成理所当然的存在了。

    于是他想要排解,可是就算是手下领来的漂亮女人,也不会有一个让他满意的。

    他要的不是一夜情,不是发泄。而是像林晓薇和慕战辰,李朔和许清清,甚至于叶展颜和林丝丝那样的感情。就彼此两个人在一起,天长地久的恋情。不,甚至于他不强求什么天长地久。觉得只要有那么个让他有兴趣,能合得来的人都行。一个人真的很寂寞。他不想要孤孤单单一个人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看到那些家伙都成双成对,也不管别人死活的狂秀恩爱,他就好气。

    就是在这样的想法中,顾子越萌生了环球旅行的念头,一来是放松下,二来他想或许走出去在异地能遇见不一样的人和事。他或许就会不那么固执,兴许在某个地方会遇见什么对的人也说不定。

    这样想着事情就定了下来。顾子越开始旅行,他走过非洲的草原,去了澳大利亚的森林,在墨尔本看雨,到西雅图赏月。漫无目的,就像是他的心情。

    因为帅所以顾子越碰到了很多艳遇,异国风情的美女各式各样,然而却没有一个真的让顾子越觉得有兴趣的。

    一直到旅行到疲累时,顾子越终于放弃了。

    “艳遇也不太适合我。”顾子越总结,刚巧这个时候他已经出走了大半年,算算林晓薇二胎都要生了,顾子越买了些礼物,心情平静的回程,要说环球旅行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对顾子越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他更看破红尘了。

    什么红尘,什么****,不存在的。

    坐上飞机平淡无奇的回了A市,顾子越回去休息一天,第二天拿了礼物开车去林晓薇家。

    路过一个红绿灯路口的时候,顾子越打电话给林晓薇:“晓薇,我现在过去了。好好,嗯,那我挂了。”

    挂断电话,顾子越看着那红绿灯,发动油门,忽然,副驾驶的门一下子被拉开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慌张的坐进了车里,对他道:“快开车!”

    顾子越蹙眉看着这个脸都没转过来的女人。

    那女人见顾子越不开车,急了,回头过来忙道:“快点呀,我被追杀呢,回头我会酬谢你的。钱!我有的是钱!”

    顾子越冷淡的看着面容姣好的女人,冷酷道:“老子不缺钱。”

    “哎呀,那就以身相许总行了吧!肉谢!”女人是真的很着急,一边说着一边豪迈的把衣服扒开,以表诚意。

    此刻通行绿灯亮了,顾子越下意识的踩了油门。

    车子开出去之后,从后视镜里能看到一堆穿着黑衣服的人冲过来,副驾驶的女人看着那些人越发远去,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哈哈,追不上了吧,活该。”

    顾子越蹙眉,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

    怎么看也不像是真的在被追杀,在说谎吧。

    “你是什么人?”顾子越开口问。

    女人眼睛转了转,道:“我啊,我叫张紫枫,很高兴认识你。”

    顾子越冷淡道:“假名吧,少来这套。证件拿出来。”

    女人嘴角抽搐了下。

    这男人怎么知道她是假名,她的确是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