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莲以前总觉得自己的嘴厉害, 算是能说会道吧,可是一碰上大姐,她就莫名地没有底气。就像现在,也基本上是大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好吧。”她无奈答应了。

    蒲苇就教了她大半天。

    也是巧,她本来打算过两天等腿好得差不多了,让自家男人带她去一趟镇子上, 去找一下杨大卫,把蒲莲给介绍过去的。没想过到, 杨大卫自己找上门来了。和他一起来的, 还有吴建城。

    二人拿了不少东西过来,基本上都是吃食,算不上扎眼。

    两位是听说蒲苇受伤了,所以特意找了个空,上门来的。

    这就太好了, 蒲苇当下就把自家妹子给介绍了, 然后拜托杨大卫以后多多关照。

    杨大卫知道了她要离开, 时间半年一年的,还不确定, 就有点可惜。

    “之前你提过的事,我一直惦记,你这一走,我估计就有的等了。”

    蒲苇就笑,“这不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嘛。兴许, 这也是上天在向我指示,时机不合适,我不应该太蛮干了。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吧,兴许,那会儿就合适了。”

    杨大卫听着,就更是心动。可惜了,他不是这小媳妇的亲人,否则,真想把她脑子里的东西给套出来,提前开干。

    但他也知道,自己这想法是鲁莽了。他自己以前都跟她说过,钱呢,是挣不完的,现在这么激进,可不合适。一切,随缘吧。

    “那我等你的回归。”他还是对那暂时搁浅的大业,表示了期待。

    几人聊了没多久,接到消息的陈道南,从狼雾山那头赶来了。

    几个男人碰面,伴着茶水聊了一阵,竟然就起了惺惺相惜之感,怕是这手里端着的要不是茶水,而是酒碗的话,这几人都能认起干亲来。

    所以,男人之间某些莫名其妙就能起来的感情啊,啧,不过就是聊个天,就能好到称兄道弟,实在是让人不解。

    蒲苇干脆就把这里交给自家男人,自己去做下酒菜了。

    人好不容易来一趟,总得留个饭。而且,这也算是提前吃上送别饭了。

    这一走,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偶尔想一想的话,她还有点小小的后悔,觉得自己答应男人,答应得好像太快了。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也不是那出尔反尔的人,再加上还没各种不知名的美食在前面冲她不断招手,她还是把那不想走的心思给压下了。

    蒲莲年纪到底还是小,而且,这些妹妹们,长期被便宜老娘给压着,骨子里的那股屈服感,也是很难改变的。她在这儿,可以当做她们的精神支柱,给她们以力量,可以去勇敢反抗便宜老娘,但就担心,她走了,便宜老娘也胆子大了,又开始作妖,这些妹妹怕一次两次可以扛住,但次数多了,会溃败

    蒲苇想了想,觉得她得把自家老爹给立起来。

    老娘也不是不怕老爹的。不过是老爹不良于行,眼睛能看到的,就自己屋子那一个范围,很多事根本就是心有余力不足。所以很多时候,便宜老娘说什么,他也只能信什么。

    不信?

    那你是亲眼看到了,亲耳听到了?

    便宜老娘再耍出她的终极大招,坐地上哭着犯病给老爹看,老爹再有较真的心,那都被那哭声给熄灭。

    所以,得让老爹动起来,转悠开来,然后看得见孩子们在干什么。最重要的是,能及时拦住便宜老娘的作妖。

    她以前想过,给老爹做自动机械腿,但那个太超前了,做出来反而会完蛋。所以,她想来想去,暂时还是只能给老爹做一张轮椅。

    但轮椅做好了,不代表这就完事了,你还得让这轮椅转开,即能在地面上转开。

    这会儿家家户户,基本都是黄泥地。一旦下雨,那就别提了,院子里必然泥泞一片,若是下大了,院子里必然会成为泥坑。就连屋里,都是黄泥地,下雨天,那个湿湿嗒嗒的,屋里也是一个坑接一个坑的。

    这轮椅要想坐得舒服,转得顺利,那家里的地,就必须得修一修。只是一旦修完了,那可就乍眼了。

    嘿,蒲家村第一穷户,倒是领先了全村人,家里修上了石板路。传出去,可就够张扬的。

    这年代,张扬可称不上是好事!

    不过,她马上就要走了,对外只当是做女儿的孝心,临走前张扬那么一次,也算不上什么。而且,她有部队奖励给她的钱,源于做扫雷器和工兵铲的,这是过了明路的,任凭谁都无法挑刺的。只要婆家这边不唧唧歪歪,她全部花在了娘家上,那谁也管不了她。

    婆家这边,早就和她一条心了,那肯定是一点事都没有。

    如此,蒲苇这头开始做轮椅,那头请了几位师傅,帮着给娘家铺路。也不用全部铺,只要铺出一条可供轮椅在自家大致能转悠开的路就行。

    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