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你们是有多能耐呢!才一棍棒就受不了了!”段夫人露齿一笑,这样打几棍下去,估计得用板车把她们拖走了。

    当小厮们扬起棍子,打算继续打的时候。一个人影闪了过来,握住了他俩的棍棒。

    只见赵子涵两手一用力,两名小厮就都随着棍子在空中转了360度,倒在了地上:“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这两个小厮一直是专门给别人用刑的,从不手软,如今却被打了,疼得他们直叫娘!

    段夫人坐不住了,面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英俊潇洒,让人着迷了,以至于段夫人都看呆了,露出一脸小女人的娇羞状!

    段毅察觉到异样,咳嗽了一声。他奶奶的,他夫人竟然当着他的面对别的男人犯花痴。

    “咳……你是打哪来的?敢伤我的下人,好大的胆子!”段夫人收敛了一下自己爱慕的眼神,立刻摆出一副当家女主人的模样。

    赵子涵默默地扶起夏冰儿和夏红,一句话也不说。

    “你好大的胆子!这是我段府,岂是什么人都能随意进出的!管家!”方才段夫人对赵子涵花痴的表情段毅都看在眼里,对这个男人,他厌恶至极。

    “发生什么事了?”张管家扶着老太爷和老夫人过来了!段丰看着这哭声一片的厅堂,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待他坐下,看见夏冰儿,脸上显现出更加不悦的神情。

    “你这个小杂种,又来我的府里做什么?”段丰原本就喜欢男娃,对女娃子很是讨厌,而夏冰儿她们又是他那不争气的女儿所生,所以,他对她们更加的厌恶。

    “我们走!”夏冰儿扶着赵子涵的手,宝儿扶着夏红,他们像是没听到段老太爷的话,转身就往门外走。

    “站住!”这回段丰生气了。他挥挥手,一群小厮便冲了上来。

    赵子涵一手扶着夏冰儿,另一手对付着扑上来的小厮。

    只那么一拳,一腿,然后一个环踢,小厮们都被打的趴了下来。

    “废物!一群废物。连这么几个都对付不了!府里是养你们吃屎的吗?”段丰捶胸顿足,前后踱步,恨不得自己亲自上阵。

    “再给我上,都给我上!”段毅忙命令着其他小厮。

    这时,门外一声锣响,“吕大人到!”

    将赵子涵他们团团围住的小厮们都停了下来!一个个看向段毅。段毅觉得他处理家事,这吕大人也管不着。于是大声喊到:“给我打!”

    小厮们一个个露出坏笑,扑了上去。

    “使不得,使不得啊!”吕大人一边惶恐地喊着,一边派他的衙役们去对抗那些小厮。

    衙役们都拿着棍棒,很快便制服了一个个小厮。

    “吕大人你……”段丰没想到这个平日里与自己交好的镇长大人今天怎么会帮一个黄毛丫头和一个野小子。

    “钦差大人,本官来迟!请钦差大人恕罪!钦差大人可还好?”吕大人垂着头,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钦差大人!”当听到吕大人称呼赵子涵这几个字时,段家的老太爷,夫人都不约而同地张大了嘴巴!

    “这这……吕大人,你是不是眼花,哪里有什么钦差大人?”段丰拄着拐,由张管家搀扶着。

    “你说本官眼花,我看是你们段府不想再在莲花镇上待下去了吧!竟敢谋害钦差大人!”吕大人嘴角上扬,可面上却是瘆人的模样。

    “饶命啊!大人!”段丰一双腿颤抖着跪了下来。

    扑通!

    段毅拉着段夫人以及屋子里方才一众打人的小厮也都跪倒下来。

    何婶肿着个脸,吓得晕了过去。

    “钦钦差大人!”

    “冰儿,求求您!是我有眼无珠,认不得真佛!”段夫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夏冰儿竟然和钦差大人熟识。

    “夫人,这些人该如何处置?”赵子涵将夏冰儿打横抱起,温柔宠溺心疼全都显现在脸上。

    “夫人???”段毅和段丰同时惊愕到不能说话。

    被段丰一直视做比尘埃还要低贱的外孙女夏冰儿竟然被堂堂的钦差大人唤作夫人!!!

    段毅也没想到,他那没用的妹妹怎么生了个钦差夫人!这简直比他做梦还让他难以置信。

    夏冰儿冰冷的目光看了这些想置她于死地的亲人们一眼。

    段夫人吓得身子一抖,忙将额头贴着地面,哆哆嗦嗦:“冰,哦,不,钦差夫人饶命!”

    可是话还没说完。夏冰儿已经在赵子涵的怀里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冰儿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旧屋的床上。身旁赵子涵关切的用手抚摸着她的脸:“你终于醒了,冰儿,感觉怎么样?”

    “你把他们怎么样了?”夏冰儿回忆起晕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