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张睿文与李蘅回到公寓, 已经将近晚上十点。

    一个小时前,张睿文收到张希山的消息, 说他与澹台泉已经没事了,谢谢他们今天的帮忙,他们先离开了。

    这个时候, 张睿文正与李蘅一起看电影。

    看到消息后,张睿文松了口气。

    他对李蘅说:“看来没事了。”

    李蘅看了眼消息, 点点头,道:“我们回去吧。”

    回到公寓,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张睿文之前还脑补着,他的两个哥哥会不会打一架?

    李蘅抱着张睿文, 笑道:“你也该放心了。”

    张睿文眉眼见笑, “也是啊。”

    时间也不早,张睿文去洗澡。

    再等他洗完澡出来,没能在卧室里见到李蘅。

    张睿文兜兜转转, 却发现李蘅蹲在客房床头柜,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怎么啦?”张睿文走了过去,与李蘅蹲在一起。

    李蘅手里拿着一瓶润|滑|剂, 还对张睿文说:“少了三个安|全|套和将近一百五十毫升的润|滑|剂。”

    张睿文一愣, 下意识以为李蘅难不成还在计较这种事?

    可李蘅说:“我们都没有一次试过用三个。”

    倏地, 张睿文的脸变得通红。

    他双手扶住李蘅的手臂, 低下头去,轻声说:“也许他们……他们也不是一次呢……”

    李蘅晃了晃润|滑|剂。

    张睿文更不敢抬头。

    但是李蘅也只是收拾好东西,抱着张睿文亲了下他的额头, 扯开话题说:“他们收拾过被单了,你先去休息,我去把客房卫生间洗衣机里的被单拿去烘干后,就过来。”

    “噢。”张睿文点点头。

    他转身走回卧室的时候,有点同手同脚。

    原来李蘅还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计较的吗?

    可能是感受到了些许危机感,而产生竞争意识?

    可这不对呀,李蘅与人家澹台泉竞争什么?

    根本不存在竞争关系啊!

    张睿文坐在床上发呆,理性思考这其中不可能的关联。

    一会儿,李蘅走进卧室。

    他看到张睿文坐在床上一脸深沉,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怎么……”李蘅刚坐到床上,就被张睿文一把拉住。

    张睿文看着他,想了想,好像做出什么决定。

    不等李蘅回过神,张睿文突然翻身坐在李蘅的身上,脸上红红的,道:“你想要用三个吗……”

    之前说的什么话,李蘅早就忘记,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他看到张睿文这么一说,愣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张睿文见李蘅没什么反应,顿时很不好意思,连忙说:“那、那算了。”

    看张睿文都要抬腿下去,李蘅双手搂住他的腰,笑道:“想啊想啊……我刚才没反应过来……”

    张睿文到底没从李蘅身上下去,他扶着李蘅的胸口,轻声说:“就试试看……”

    “没关系。”李蘅起身亲吻张睿文,“你想要怎么做都行。”

    张睿文搂住李蘅的脖子,红着脸主动去吻李蘅的双唇。

    在做|爱这件事上,大多数时间里的张睿文很少趋于主动的地位。

    具体怎么做,张睿文决定遵从本心。

    他一路吻下去,轻而柔和,像是在亲吻一件珍贵的古董。

    李蘅抬起头来,说:“睿文,其实你不用……”

    可张睿文看了他一眼。

    以前总是李蘅这么做,张睿文心想,他也可以这么做。

    这次尝试感觉不太好,张睿文只觉嘴里张胀鼓鼓的,十分难受,但不会干呕出来。

    张睿文很是努力,很快就看到效果。

    而再看李蘅,他一脸的享受。

    很快,李蘅伸手将张睿文扶起,用很轻的声音说:“可以了,这样可以了……”

    就在张睿文坐在那里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李蘅从床头柜翻出三个condom来。

    张睿文小声说道:“就试试哦……不过我先来……”

    李蘅一愣,“嗯?”

    却看到张睿文给李蘅戴上,反手扶着李蘅的膝盖,轻轻坐了下去。

    张睿文看到李蘅的表情,问:“怎么?……嗯?你想到哪里去了?”

    “没什么。”李蘅摇摇头,他伸手搂住张睿文,道:“今晚……这么主动?”

    张睿文更是连李蘅的脸都不去看。

    他半眯着眼,有点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