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贤本来想好了要跳槽,到最近上帝那边貌似下头开始分教派, 但是上头没分, 他们就静静看着地下的信众瞎折腾, 打了几仗死了不少人以后,上帝觉得要不就配合一下他们, 开几个新的部门什么的,对大家都有益处嘛。

    开新部门就要人手,待遇很合理, 一般这种时候招新人都很合理, 过一阵子才会不合理, 不然谁去啊。

    整个西天对这件事情都没什么兴趣,偏偏普贤脑子不好使, 觉得人家待遇很合理, 还给假期, 最重要的是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 偶尔还能围观一下烧死异教徒什么的,他觉得对他的情况很友好, 有一阵子很想去来着。

    然而他这个人有个缺点:别人说什么都信, 我糊弄李天王的时候, 随口那么一说,愣是被他给当真了,现在很纠结他跳槽的时候会不会被人阉了,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解释,只能随他自己纠结去。

    我那徒弟最近怪得很, 走到哪里都抱着一个木头盒子,宝贝似的随身带着,谁也不能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装着他的命根子。

    他最近大概受了打击,整个人都怪的不行,说来也是奇怪,他以前没出这档子事儿的时候,我最希望的就是有朝一日,他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说什么他便听什么,既不同我拌嘴,也不和我吵架,整个人温顺的像个小兔子,唯命是从,若不是我接连掐了自己好几下,我几乎就要怀疑我还在美梦里了。

    比如我让他扫叶子,对他说:“惠岸,紫竹林的叶子又落了,你……”

    我话还没说完,他便顺从的说道:“徒儿这便去扫。”

    以前他时常闯祸的时候,我一直盼着他有朝一日能够听话,如今他真的开始听话了,我竟觉得不对头起来。

    难道剃了头发真能使人变乖?

    我担心他的心理状况,便问他道:“惠岸,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师父,唉,你要是不痛快可以和师父说,师父可以理解的。“

    结果他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一副伤感的样子说道:“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师父。”

    说完,抱着他的小盒子,寂寞地转身走了。

    他走了以后,龙女和我面面相觑。

    龙女说:“我就说不应该给他剃头发,你看看,剃头发剃疯了。”

    我说:“你不能这么说你师兄,他就是最近脑子不正常而已,你理解一下,谁没几个脑子不正常的时候呢?“

    有一次我路过竹林,听见大黑熊问惠岸:“惠岸行者,你这盒子里装的又是什么?”

    惠岸深情的注视着他那个黑不啦叽的小盒子,温柔的在盒子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柔声道:“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的魂魄,他在婚礼上失去了他的爱人,失去了他想得到的一切。”

    大黑熊茫然问道:“那你抱着他做什么呢?”

    他大约是觉得大黑熊脑子也不好使,是一个可以倾吐心声的对象,低低笑着回答道:“我本该把他的魂魄放出,让他转生,或是放入早已寻好的容器中让他自由自在的做一个凡人,可是我现在却不准备这样做。”

    大黑熊茫然的问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惠岸轻声说道:“因为他一只很傻,不知道他真的想要的是什么,让他出来能如何呢?他想得到的一切依旧离他而去了,不如我就这么照顾他,至少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迷失了,对不对?”

    大黑熊比较笨,他觉得惠岸很聪明,说什么都是对的,连忙点头道:“对!”

    过了一会儿,他又摇头道:“又不对。”

    “外面的世界到底好不好,不应该让他自己决定吗?”

    这个问题把惠岸逗笑了。

    惠岸倚在树上,用那双漆黑如同深夜的眼睛,长久的注视着他,仿佛听到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一般,末了,道:“你真是太可爱了。”

    对于一只熊来说,世上有人夸他可爱,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大黑熊仅有的那点怀疑,被那一句可爱彻底打消,连忙头也不回的奔到莲花池边照镜子去了。

    这时候,龙女走过来,问我道:“师父,你在想什么呢?”

    我对她说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到了天堂了。”

    我指了指惠岸:“他现在实在是太可爱了,从小到大,他都没这么可爱过。他要是能一直这么可爱下去,该多好啊。”

    龙女茫然道:“可是你若是在高兴,为什么还要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呢?”

    我说:“因为我知道,像我这样一个神,是一辈子进不了天堂的。”

    具体来说,像我们编出来的天堂这种东西,其实比地狱还糟糕一点。

    要是连我这种人都能进去,那六道轮回,岂不乱了套。

    我对龙女说:“你这个师兄大概是个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