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将至, 皑皑白雪覆盖整个树冠, 窸窸窣窣的寒风卷着萧瑟。

    “今天真冷。”邱南裹紧宽大的厚衣服, 蹲在楼梯口,仰头透过天窗看外面的白雪。

    “那你进房间啊, 还躲在这里做什么?”叶陌从后面靠过来, 替他挡住过道里的风,说,“该杀青了。”

    “是啊。”邱南扶着他的胳膊站起来, 转过脸看向叶陌, “感觉没怎么拍, 就该杀青了。”

    “本来就是个平淡日常的故事, 拍起来不会太辛苦。”叶陌回答。

    “我说,你真的不怕糊了?”邱南勾起唇, 朝他笑了下,“刚拿了终身成就奖, 票房一路滑铁卢,你怕是会被嘲死。”

    之前Y国电影节的颁奖礼上, 颁奖嘉宾在制造悬念后,念出获奖者名单,依旧是个权势很大的外国人。

    叶陌仿佛早就猜到这样,内心和表情都毫无波动。

    只是邱南有些沉不住气,当下准备起身退场。

    “别走, 我还要看你领奖呢。”叶陌拉住他, 认真地说, “我只想看你站在最好的地方,受到万众瞩目,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邱南跟他对视几分钟,败下阵来,继续冷眼这场闹剧。

    幸亏他脾气比去年缓和许多,没有在颁奖礼上当众给主办方难堪。

    作为今年两部大热电影的男主,一个人撑起几十亿票房的神话,邱南当之无愧再度斩获最佳男主角。他的发言很简练,除了谢谢大家之外,目光一直定在叶陌身上。

    “我现在站在足够高的地方,让所有人都能够看到,这是我的荣幸。”邱南眼睛静静凝视叶陌,语气平淡却又坚定,“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有人可以陪我一起,走完这条路。”

    他没有指名道姓,但全场都知道他指的是谁。

    刚才颁布最佳导演的时候,除了邱南,其他人心中也存有疑虑。毕竟论票房、论质量、论作品影响力,今年没有人能够比过叶陌,可桂冠还是花落别家。

    这样肉眼可见的黑幕,自然引起不小的争议。在邱南说完之后,争议变得越来越大。

    主持人听到下面的交谈声,有些许慌乱。她很快稳住情绪,保持微笑说道,“恭喜邱南,接下来就到我们今晚最大的奖项了。”

    Y国电影节最大的奖项,无非就是影帝影后,这是大家潜意识都认同的。但在那些奖项之外,主办方还设置了三年一度的终身成就奖,颁发给为了影视行业鞠躬精粹,始终坚守本职,对影视业发展做出极大贡献的人。

    获得这个奖的人可能是演员、导演、甚至可能是编剧、作曲。他们职业不同,国籍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对行业的付出和贡献,还有年纪。

    往常得这个奖的人,年纪没有低于五十岁的,都已经入行多年,经过沉淀,过了风头正盛的时候。对他们的称呼,也从单纯的演员或者明星,上升成为老艺术家。

    在场的青年演员和后制都没想过能争这个奖,像是等待某种仪式般看着颁奖嘉宾,等待他宣布。

    颁奖嘉宾是上三届的奖项得主,一个鬓角花白的作家和编剧。他慢条斯理的带上眼睛,虔诚抽出信封里的信纸。看到纸上的名字,他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紧接着又笑了起来,目光平和的看向台下。

    “获得本届最佳成就奖的,居然是一位年轻的导演。我很欣慰看到的这样的事,评审们在投票的时候,终于不把‘资历’放在最前面的位置了。”老编剧铺平信纸,上手背后,身体微微前倾凑到话筒边,愉快的说,“恭喜你,叶陌。”

    “我?”叶陌害怕的把准备喂给邱南的葡萄塞到自己嘴里,压压惊后站起来,迷茫的看着邱南,“这是什么奖?”

    邱南用口型回答,“终身成就。”

    “开玩笑的吧?”叶陌吓得被葡萄卡在喉咙里,急切的需要邱南抚慰。

    不止是他觉得这个奖开玩笑,国内外有许多观众觉得这事有点轻率。

    当然,也有许多观众觉得叶陌应得,还就此引发了一场辩论。

    ‘叶陌拿奖我没意见,拿再多最佳导演我都支持。只是终身成就太早了吧?’

    ‘其实我觉得除去年龄之外,叶陌拿这个奖真没得黑。他每年好几部作品,基本都是口碑票房双丰收,从交出来的成绩单上来看绝对担得起。’

    ‘之前那些担得起我承认,可现在就给了终身成就奖,以后他自己崩了人设呢?看看叶陌现在拍那个剧吧,家长里短的,能爆我直播倒立吃翔!’

    ‘某些人能不能对本国导演宽容一点,别前脚给走后门拿奖的辣鸡导演洗白,后脚又上蹿下跳说叶陌配不上,害怕别人看不清你崇洋媚外两副面孔是吗?恕我直言,叶陌比你们口中那个‘有实力’的最佳导演强不知道多少倍!’

    ‘家长里短的剧怎么了?艺术来源生活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