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贺续兰忙完国事回来, 听殿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由眉心微拧,当即大步踏入殿里。

    他刚进殿,就对上易烨封的眼神。易烨封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手指一指等人高花瓶旁的太师椅。

    只见太师椅下面冒出个圆滚滚的小屁股。

    “躲哪去了?怎么找不到?”易烨封面无表情沉声道。

    贺续兰反应过来他们在做什么, 有些无奈地抬手抚额。小孩玩躲猫猫, 还真是顾头不顾腚, 雪芽撅着屁股缩在椅子下, 只要他看不见别人,就觉得别人也看不到他。

    易烨封假模假样地去其他地方找,特意避开太师椅。不一会儿, 贺续兰就看到雪芽从里面爬出来。他颇为小心翼翼地到处瞄, 见易烨封正背对着自己找另外一个角落, 又见贺续兰正看着自己,也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又爬回原处, 继续撅着圆屁股。

    贺续兰实在忍不住, 只能用咳嗽的声音掩饰自己的笑声。

    易烨封把殿内其他地方都找完,扫了眼还撅在那里的小屁股, 就朝殿外走,“是不是躲去外面了?”

    他走到殿外, 殿里的雪芽听到动静, 连忙从椅子下钻出来,迈着两条小短腿飞快跑到桌子旁,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银子, “我赢了!我赢了!我拿到银子了!”

    易烨封这才装作刚发现雪芽的样子回到殿内,只是他演技实在不好, 不对,与其说演技,不如说他那张脸基本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依旧是那张面瘫脸,“嗯,你赢了。”

    不过雪芽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他很兴奋拿着银子看来看去,又看向易烨封,“这回我来找,你来躲,你放一块新的银子在桌子上。”

    易烨封照做,雪芽随即背过身,把脸埋进交叠的双臂间,开始数数。

    “一、二……”

    他才数到二,易烨封就脚尖轻点,直接飞到房梁上。不仅如此,他还特意藏进死角里,保证雪芽就算抬头看,也绝对找不到他。

    目睹这一切的贺续兰:“……”

    雪芽数完,第一时间就往他刚刚躲过的太师椅下找,那里自然没有易烨封,易烨封连钻都钻不进去。雪芽没找到,又往其他地方找,他根本没想到易烨封躲在房梁上,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人,他的小脸上尽是迷惑。

    雪芽巡视四周,再一次对上贺续兰的眼神,这次他没再做噤声的动作,而是跑到贺续兰的面前。

    他伸手抓住贺续兰的一根手指,很小声地说:“哥哥,黑伯伯躲在哪啊?”

    贺续兰听到“黑伯伯”三个字,再一次咳嗽。他转开脸,硬生生把笑意压下,才蹲下身对雪芽说:“如果我告诉你,岂不是在帮你作弊?这样不好。”

    雪芽一听,嘴巴就嘟起来了,他抓着贺续兰那根手指来回摇,撒娇地说:“告诉我嘛,就告诉我一回。” 手指被抓住,那种软乎乎的触感很神奇,神奇到贺续兰还想享受一会,所以他只笑不语,而雪芽见贺续兰不说,嘴巴嘟得更高,他实在是找不到易烨封,只能肉痛地说:“如果待会我赢的银子分你一半,你可以告诉我吗?”

    “一半?”贺续兰故意逗雪芽,“如果我都想要呢?”

    雪芽嘴巴不嘟,扁了,“不行!不行!都给你,那我就没有了。”

    贺续兰继续逗他,“你还那么小,要银子做什么?把银子给我,我给你买好吃的。”

    “不拿来买吃的,我要给阿娘的。”雪芽脆生生地答道,他另外一只手还紧紧地抓着从易烨封那里“赢来”的银子。

    贺续兰一愣,随后对雪芽轻轻一笑,同时悄然无息地扯下腰间玉佩,两指夹着玉佩,迅速往房梁某处打去。

    细微的一声响起,易烨封从上面摔下来。在落地之前,他先翻过身,好能站稳落地。

    他落地声很轻,雪芽又是背对着,所以并没有发现。易烨封接收到贺续兰递过来的眼神,默然无语地随便藏在一根柱子后。

    他藏好了,贺续兰才对雪芽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不过这个殿里能藏下他的地方不多,你再围着殿里转一圈看看。”

    转了半圈,雪芽顺利抓到易烨封。

    而后,又玩了几局,贺续兰见雪芽玩得满头是汗,便不让他们玩了,赶易烨封回练武场,再抱起雪芽去沐浴。

    沐浴完,贺续兰才发现没拿雪芽的衣服。今日黄公公不在,他又不想让其他人碰雪芽的衣服,只能先随便给雪芽裹着其他袍子。待回到寝殿,他去衣柜里拿衣服,把雪芽留在床上。

    雪芽从袍子里爬出来,光.溜.溜在床上爬了一会,突然看到床里侧那些小抽屉。他眨巴眨巴眼,爬过去,把其中一个柜子打开。

    等贺续兰回来,就看到雪芽正拿着一件水红色金丝玉兰花纹的肚兜往自己身上围。

    “官官,这个不能碰!”贺续兰大步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