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窈靠在他怀里, 还在抽噎着,“没事,没事。”

    她推开陆懿行, 观察他的伤势, “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

    他脸上有明显的擦伤,原窈紧张地摸索着, 摸到手里一手的血。她一愣,顺着刚才的位置看过去,发现是陆懿行右边胳膊受了伤, 还在流血。

    原窈刚哭过,声音还有些喑哑, “你受伤了,怎么办?”

    伤口附近的衣服破了, 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流。原窈紧张起来,脑子里想起学过的急救措施。

    说话有些语无伦次,“止血,我先帮你止血。”

    她一抬手,用袖子擦了眼泪。衣袖上全是泥沙和露水, 也顾不上这么多,原窈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干净的布,替他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

    处理完, 才抬头看周边的环境。

    这里四处是树, 分辨不出到底身在何处。

    平山平时也没人来, 草木生长繁茂,人在其中行走都难。

    陆懿行试图用右手用力,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劲。他咬着牙,额头上沁出一层汗。

    不止手, 还有其他地方也有伤。

    原窈知道,但是她不敢往下看了。

    原窈默默将他的手搭在脖子上,扶着他继续往前走。

    陆懿行闷哼了声,原窈以为弄痛了他,关切道:“弄痛你了吗?”

    他摇头,只是额头一直冒的汗出卖了他。

    原窈眼神闪动,扶着他,一起往前走。他们掉下来,搜救人员肯定已经在找。但是这平山太大了,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他们。

    他们不能干等着,必须也要有所行动。

    今天偏偏是个阴天,看不出阳光,也没办法凭借太阳判断方向。她的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陆懿行的手机也在滚落的过程中不知所踪。

    走了不知道多久,原窈和陆懿行停下来,在树下坐着休息。

    原窈本就没吃什么东西,就一个面包,这会儿体力流失太快,有些头晕乏力。她靠着树干,吞咽一声,“懿哥哥,我走不动了。”

    陆懿行的伤口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但是还在往外渗血。他体力比原窈好很多,这会儿倒是还有力气。

    “那就休息会儿吧。”陆懿行笑。

    他脸色实在不好看,连带着笑容也显得惨淡。

    原窈偏头看他,眼睫轻颤,她觉得自己好像要睡着了。

    “我好困。”原窈声音已经很低。

    陆懿行看了眼天色,“困就睡会儿吧。”

    他搂过原窈的肩,将她的头放在自己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睡吧,没事儿。”

    原窈打了个哈欠,又饿又困又累,很快就睡过去。

    再醒过来,天色已经暗下来。

    她揉了揉眼,看陆懿行的伤势如何。

    伤口还在流血,“怎么办?要是发炎就不好了。”

    天空一声闷雷,好似要下雨。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原窈更着急,要是下雨的话,找起来就更难,他们的处境也会变得艰难。

    “怎么办?要下雨了。”

    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五六个小时,如果这时候下雨,耽误到晚上,找人的工作就会更难。何况这深山老林里,也许还有猛兽毒蛇之类未知的危险。

    原窈拉着陆懿行起来,两个人继续往前走。但是她太累了,加上这里地形不好,到处都是杂草,也没有路,他们走得很慢。

    天上的闷雷一声接一声,没一会儿就开始下雨。

    雨势很大,泼在树叶上。

    他们在一棵大树下避雨,树虽然大,但毕竟还是漏雨。两个人衣裳逐渐湿透,体温开始降低。

    原窈冻得一哆嗦,陆懿行见状将她拥入怀里,紧紧搂住。

    二人无声地沉默,听着雨声落下来。

    许久,原窈听见陆懿行开口。

    “去西城出差的时候,我路过一家蛋糕店,蛋糕看起来很漂亮,是你很喜欢的口味。我当时在想,如果能带给你就好了。”

    这话没头没尾,原窈瑟缩着抬起头看他。雨水从上面落下来,打湿了她的视线。

    这会儿实在狼狈不已。

    她嘴唇微微颤抖着,听见他继续说:“你晚上睡相真的很差,老是会抢占我的地方,甚至把腿也架在我身上。

    老实说……”

    他笑了声,只是抱紧了原窈。

    “我那时候晚上都睡不着,因为你在我身边喘气,很可怕。”

    原窈没忍住反驳:“那我要是不喘气了,更可怕。”

    陆懿行被她逗笑,“嗯。”

    “因为那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