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毛回到座位上, 打开了手机。原窈把目光收回来,又焦虑起来。

    他们收到信息了吗?此时此刻在干嘛呢?

    可原窈只能干着急,也没办法做什么。

    被绳子绑着的手腕好痛, 脚踝也一样, 被勒出了一道深色的红痕。

    她低着头,下巴摆在膝盖上, 心跳慢慢地平复下来。

    陆懿行接到原窈的求救短信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迅速反应过来。给原白打电话。

    原白那时候人还在开会, 电话是王秘书接的。

    陆懿行把情况说了一下,叫王秘书转告原白。原白会都没开完, 拿着电话就冲了出来。

    “什么?你再说一遍?”他放下手,发觉确实有收到短信。

    原白心里一咯噔, 听见陆懿行在问:“阿窈今天去干嘛了?”

    原白说了她今天约了曾忱一起出去,陆懿行听罢,又找容起云,得知曾忱也没回去。

    陆懿行呼吸已经乱了,他把事情始末转告容起云。几个人约了见面, 见面后匆匆将事情整理一番,她们二人应该是一起被绑架了。

    原白当即要报警,被容起云按住。他对这些事熟, 沉吟后道:“先不能报警, 如果对方想要钱, 肯定会联系我们。万一报了警之后打草惊蛇,对方一怒之下撕票的话……”

    他脸色不好看,但还算沉着冷静。

    陆懿行脸色更沉,一颗心紧张地快绷起来:“不行, 还是得报警。不过不能明着去,容总,我记得你有些人脉,或许可以用用?毕竟现在还不知道对方要什么,报警也是以防万一。”

    原白点头:“对。”

    几个人对视一眼,皆是沉默下来,屋子里气氛沉闷。

    陆懿行手指摸索着手背,被绑架无论如何也不好受,他脑子里已经想到了阿窈被绑起来的可怜巴巴的样子。

    陆懿行心里不好受,从口袋里摸出烟来,起身去外面阳台抽烟。

    容起云去打电话了,原白起身,走到他身侧。

    “阿窈胆子最小了。”原白说。

    声音里一片阴郁。

    陆懿行点头,呼出一口烟圈:“是啊。”

    他也记得,阿窈胆子最小。

    其实记得的东西特别多,这一刻在脑子里放电影一样地过去。

    等到晚上,孙强估摸着他们应该发现人不见了,就给他们打电话。

    “一个五千万。少一分,你们连全尸都别想看到。”

    他阴恻恻地笑,“你们最好别想报警,如果敢报警的话,可就玩完了。”

    原礼和周勤心提起来,陆懿行也在原家。他开口周旋:“我们不能完全信任你,你得给我们拍个视频。”

    孙强笑得猥琐:“行,让你们看看,你们的宝贝疙瘩。”

    他先后传了两段视频过来,一段是原窈的,另一段是曾忱的。

    从视频里看,两个人目前都还完好无损。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孙强又说:“都看见了吧?钱给我快点准备好,我给你们一天时间。”

    他挂了电话。

    周勤平日里虽然是女强人,这会儿也免不得慌乱。

    她问陆懿行:“你们没报警吧?”

    陆懿行摇头:“伯母,这事儿必须报警。但是您放心,没人知道我们报了警。警察目前,也在等消息。”

    周勤脸色复杂,但最终没说什么。“也是,应该报警。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阿窈前半辈子被我们捧在手心里,这一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也不可能和谁有仇啊……”

    仇家作案这一点,他们自然也想到了。可是思来想去,确实也想不出来她们俩能和谁有仇。

    钱不是小数目,但也不是大问题。

    问题就是,给了钱真的会放人吗?

    这是大家都担心的点。

    而且这一次电话,对方显然是从公共电话亭打过来的,也无从追踪。

    他们没有任何筹码,只能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原窈感觉到疲惫和困倦。

    黄毛吃了个面包,面包的香气飘过来,她咽了口口水。

    孙哥说了,要留着她们要钱,自然不能叫人饿死了。黄毛看了眼原窈,从旁边拿出一个面包丢给她,“我给你解开手,快点吃,明白吗?”

    原窈点点头。

    她几乎是狼吞虎咽,吃完了才觉得人有了些精神。

    这会儿天黑下来,原窈借着夜色打量周边的环境。白天的时候她看过一遍,没看出来这是哪儿,夜里似乎更加看不出来了,只能看见远处的山上,有微弱的亮光。

    她收回视线,喝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